新中付招商服务热线: 4000-518-166
新中付是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收款终端,有央行授权支付牌照.正规有保障,方便携带可随时随地的收款!

疫情下菲律宾电子支付量剧增 交易笔数比去年同期增长260%

新中付官网了解到:

电子商务:“无接触购物”理念为疫情中的菲律宾广为接受,电子商务获高速增长机会

安永新加坡(Ernst&Young Singapore)的一位合伙人Olivier Gergele表示,按电商市场在当前疫情期间强劲的发展势头,GMV预计将在2019年10亿美元的基础上,在5年内增长到56亿美元。他在今年5月11日与菲律宾零售商协会的网络研讨会上表示,疫情严重打击了传统零售渠道,菲律宾的线下实体零售商在2月和3月的客流量下降了20-40%;同时也使电子商务获得高速发展的机会,预计东盟区域电子商务的市场渗透率将增长三到四倍,达到900亿至1200亿美元之间。在此态势下,预计东盟的电商平台企业将在两到三年的周期内盈利,较以往预计的四到十年大为缩短。

东南亚电商平台Shopee发现,疫情下的菲律宾电子商务有四个主要特点:一是品牌和卖家在增加其电子商务影响力;二是购物者转向电子商务来满足日常需求;三是随着消费者在电子商务上寻求便利,购物偏好不断变化,其中无现金支付偏好正在增长;四是增强在线购物者之间的社交互动和参与度。

菲律宾的零售业格局因疫情而剧变。该国为控制疫情,加强了人群的社交疏离力度,品牌商和卖家不得已转向线上销售模式,消费者则转向电商平台来满足他们的购物需求。菲律宾Shopee营销主管表示,2020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和购物方式,该地区的品牌和卖家正在加紧数字化工作,电子商务已成为人们维持和发展自己的业务的主要渠道。与此同时,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转向网上购物以满足日常需求,从日用百货扩充到家用电器等耐用品。Shopee还称,来自于各品牌和卖方的带货直播场次增加了四十倍,且本土中小企业通过Shopee Live直播成功地提升了“在线能见度”。

随着疫情防控成为各国“新常态”,社交疏离仍是主要的防护措施,线下实体零售店遭遇“寒冬”,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在线“无接触购物”,电子商务获得高速发展机遇,进一步带动电子支付和快递物流体系。此前,虽然菲律宾电子商务具备较好的发展基础,但远未形成广泛电子支付的习惯、成熟高效的快递物流体系。

电子支付:疫情下电子支付激增,促菲律宾向无现金社会演变

5月7日菲律宾中央银行(BSP)表示,自政府实施“强化社区隔离”(Enhanced Community Quarantine)以来,4月份InstaPay(央行电子资金转账系统)和PESONet(零售支付系统的自动结算所)累计交易笔数比去年同期增长260%,环比增长28%,达到213万笔。央行行长称,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接受数字化技术,以提供更有效率和更安全的服务;而疫情下的隔离要求迫使消费者和企业、政府更积极地使用电子支付设施。

菲律宾信用卡使用率方面,今年前三个月,超市、食品配送和数字服务上的信用卡支出也出现激增情况,一些银行报告显示至少增长了两倍。其中,旅行支出受疫情冲击而大幅下降。华侨银行(OCBC Bank)表示,2020年一季度,零售电商的刷卡消费增加了一倍,外卖配送以及订阅在线媒体的支出增长了50%,在线游戏服务的支出增长了25%;前三大支出类别的信用卡总支出在超市增加了30%,在保险方面增加了20%,在餐厅和酒吧的支出下降了7%。

大华银行新加坡分行的信用卡业务负责人表示,今年持卡人在网购上的支出同比增加了约50%。其中,外卖支出增加了42%,零售电商支出增加了38%。

花旗银行信用卡业务负责人表示,外卖送餐的信用卡支出同比增长了2.5倍,在线电影、游戏或音乐订阅以及公用事业的支出也有所增加。

渣打银行发言人表示,今年前三个月,近40%的总支出是通过在线渠道进行的;保险、超市和餐饮是支出的前三类,这与往年相比并无不同;疫情下在旅行和酒店住宿方面的支出有所下降。

华侨银行认为,旅行支出的减少是该行信用卡总支出下降10%的主要原因。机票和旅行涉及金额高于平均水准,各国采取的社交疏离和封锁措施导致了旅行相关的支出在一季度的急剧下降;如果不计入与旅行有关的支出,则在线消费的总体支出实际上是同比增加的。

虽然由于疫情的影响,菲律宾在线旅游、订票方面的消费支出下降,但整体而言电子支付交易和数字内容服务的支出激增。疫情之前,由于对网络安全的担忧和支付习惯等,现金支付一直占据菲律宾社会的主流方式。疫情期间的特殊性迫使大众转向电子支付,这极大促进了该国向无现金社会的迈进。当然,由于菲律宾网络安全情况欠佳,电子支付的增长也刺激了该国加大网络安全的需求。中资企业既可借助菲律宾电子商务发展的势头进行在线电商或社交媒体平台的投资开发,也可致力于安全网络环境的营造。

金融科技:菲律宾网络安全环境欠佳,数字银行积极寻求安全解决方案

在Microsoft Azure(微软智能云服务平台)的支持下,成立于新加坡的软件型数字安全公司V-Key被选中为菲律宾数字银行Tonik提供安全的移动零售银行平台。

V-Key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oseph Gan表示,公司不断通过严格的渗透测试对其解决方案进行测试,并获得全球认证,以确保不辜负客户的信赖。公司已经整合了威胁情报,最新发现的威胁会自动更新到已部署的V-OS应用程序保护平台。公司希望为Tonik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以便利用真正的创新和技术为客户提供服务。

Tonik是东南亚第一家持牌数字银行,主要向个人提供零售金融产品,包括存款、贷款、交易帐户、付款等。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最近在菲律宾开展了业务,并得到了监管许可。Toni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Greg Krasnov表示,V-Key的安全解决方案已经过有效验证和测试。其技术受全球专利保护,并且拥有已被证明可以为客户提供信任因素和安全性,这对他们在菲律宾的潜在客户来说是最重要的问题。

菲律宾对金融安全的需求日益上升,但本地安全企业的服务能力还存在较大差距,因此,在网络安全领域,该国服务的提供者主要为外来企业。菲律宾经济发展势头强劲,网络安全环境堪忧而政府又在大力加强网络安全,中资企业可借鉴该国其他网络安全投资者的经营战略,适当进行投资。尤其在金融领域,随着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金融安全的需求也将大大提升。

金融科技:疫情强化了“零接触经济”需求,银行业借力SaaS实现快速数字化转型

菲律宾群岛银行(BPI)聘请了瑞士的数字解决方案提供商阿瓦洛克集团(Avaloq Group),以通过更短的周转时间帮助其进一步改善客户体验。就资产而言,BPI是该国第三大私人银行。

BPI应用Avaloq银行的数字化解决方案,采取“软件即服务”(SaaS)的模式将所有业务整合到统一的平台上,以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大的规模优势、更强的数据分析能力。Avaloq表示,鉴于公司在菲律宾的强大运营实力以及高水平专业知识,该国是重要的市场之一。与BPI的交易是菲律宾Avaloq的第一位客户,这标志着其在亚太地区新业务中获胜和创纪录的增长。

Avaloq的两个研发中心分别位于苏黎世和爱丁堡,在全球拥有2,000多名员工,还在瑞士、新加坡和德国设有三个服务中心。该公司的银行数字化解决方案还在包括伦敦、柏林、香港、巴黎、卢森堡、马德里和悉尼的全球领先的金融和创新中心中都有使用。

对于BPI而言,利用一流的数字技术并为客户提供便捷的数字化服务对于银行及其长期增长的目标至关重要。这还将帮助BPI进一步加强以客户为中心的集成业务模型,为私银客户提供高度个性化的服务水平和更丰富的产品组合。该行的全面数字化转型计划取得了阶段性成果:BPI Online和BPI Mobile的活跃用户增加了8%,达到190万,使其在疫情下消费者对数字银行“无接触金融”的强劲需求中受益。

早在2019年8月,BPI已与IBM签署了价值2.6亿美元的长期服务协议,力图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迎潮加速而上。根据协议,IBM将帮助BPI在线上、移动应用、ATM、CAM(存款机)以及分支网点等各个渠道不断提升客户的数字化银行体验。

疫情强化了“零接触经济”需求。菲律宾社会经济的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不仅在金融领域,农业领域、零售业、电子商务等都不断应用数字化技术进行转型升级。

新中付是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款手机蓝牙POS,操作便捷,使用简单,受到了无数用户的青睐,新中付官网为用户提供手机POS机快捷领取服务!为代理加盟商提供加盟咨询服务!

相关文章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