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修复信用卡停息挂账咨询: 400-7788-975
征信修复网提供征信修复、信用卡停息挂账,、信用卡逾期协商分期、保单维权退保、房贷车贷网贷逾期等服务!

实控人高比例质押加杠杆 染指支付牌照的易联众增发能否获批?

征信修复整理编辑:

  2月25日,易联众(300096.SZ)发布公告称,将向特定对象公司实控人张曦,以现金认购方式发行股票。此次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29亿股,发行价格为6.43元/股。本次发行拟募集不超过约8.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与补充流动资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张曦从2015年开始不断增持易联众股票最终成为实控人。也是2015年开始,易联众开始布局金融业务,但经过几年的发展,其金融板块盈利能力始终不佳。近年更是接连出售了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子公司的股权。此外,数据显示,张曦 目前质押所持股份占比99.89%。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会影响到监管对此次增发的批准与否。

  本报记者蒋牧云张荣旺上海北京报道

  实控人未解押股权占比99.89%

  根据公告,此次增发将不会导致易联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本次股票发行前,张曦直接持有公司696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21%,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厦门麟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麟真”)直接持有公司163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81%,为公司第四大股东。厦门麟真系张曦个人独资企业,因此,张曦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0.02%。

  若此次增发按照发行数量上限实施,通过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张曦直接持有股份将占发行后总股本的35.54%,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将上升至38.47%。

  不过记者注意到,易联众的实控人张曦存在高比例质押股份的情况。根据Wind数据,张曦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6960.66万股,占总股本的16.19%,占其自身持有股份数的99.89%。同时,股份从质押日2019年12月至2021年2月25日的涨跌幅,在-22.2%至-26.99%之间。

  此外,厦门麟真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则占总股本的3.81%。再加上另一股东占总股本9.58%的质押数,易联众目前总股本的29.58%处于质押中。

  而张曦的高质押比,或与其正式入主易联众时的运作有关。公开信息显示,张曦2013年5月起担任易联众董事,在易联众任职董事两年后,于2015年正式以10.69亿元接盘易联众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古培坚所持有的55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2.79%。为了进一步增加控制权,确立其对易联众的控制地位,2015年8月27日,张曦承诺将继续增持公司股份,完成增持后合计持股比例将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22%。

  此后,张曦通过自身和一致行动人厦门麟真一直增持至29.97%。2017年12月8日,易联众公告,张曦成为易联众新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粗略计算,张曦为了掌握控股权的资金花费约18亿元。

  关于高质押比可能对公司带来的影响,易联众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控股股东股份质押事宜系其自身资金需求,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影响。而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告诉记者,几乎满仓质押的情况,说明了大股东将资金杠杆用到了极致,可能存在资金链风险。对公司最大的影响就是存在爆仓的可能,引发股价大跌,实控人甚至可能易主;而股价大跌引发平仓风险时,就会使公司偏离正常的业务和长期战略。比如,公司可能需要牺牲长期利益来为短期股价护航,在账上资金本就不充裕的情况下仍然启动大手笔回购。

  此外,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的同时认购增发股,背后的资金很可能是带了杠杆的质押融资,而非自有资金。以这样的方式筹措资金不一定能获得证监会支持。

  多方寻求补充资金

  事实上,易联众也一直在寻求其他方式来补充公司的资金。比如2020年1月,易联众为能及时满足公司业务开展对营运资金的需求,与上海橡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借款合同》,易联众以持有的海保人寿20%股份提供质押担保,向橡日资产借款人民币1.5亿元,借款用于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周转。同时,2020年至今,联易众还向多家银行申请了3.65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额度。

  此外,易联众也多次出售旗下子公司的股权。从2016年开始,易联众先后出售易康投资25%股权、易联众金融22%股权、易联众医联45%股权等。近年而言,2019年10月,其以1.14亿元转让厦门易联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100%股权。2020年12月又公告称,为缓解公司的成本投入以及经营风险,将持有的厦门易联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1.74亿元转让。

  在易联众缓解资金压力的过程中,厦门麟真在2020年2月与西藏五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五维”)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厦门麟真将其持有的易联众5.44%的股份以2.3亿元价格转让给西藏五维。

  而在上述交易的9天后,2月19日,厦门麟真解除质押股份数量3677.5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55%。厦门麟真这部分股票质押的质权人则是湖州恒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彼时,易联众收到创业板关注函,监管要求其说明厦门麟真解除股票质押的资金来源,是否来源于西藏五维及其关联方,与西藏五维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协议或安排。

  易联众则回复称,厦门麟真所解除质押的股份在质押期间是为控股股东张曦控制的其他企业的债务提供担保,但因所担保的借款合同并未实际执行,该部分股票质押也无融资金额,经质权人同意后厦门麟真办理了解除质押,并不涉及资金偿还。厦门麟真与西藏五维及其关联方不存在其他未披露的协议或安排。

  对于关于两者之间的合作,易联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引进投资者西藏五维,是为了促进与其进行包括大健康在内的全面合作。目前,尚未有具体的落地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张曦在2020年10月入主了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支付通(08325.HK),引起业内关注。彼时中国支付通公告显示,易联众实控人张曦任职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这也意味着易联众变相获取了支付牌照。不过摆在易联众面前的是,中国支付通并不理想的业绩。

  根据中国支付通近期公布的2020年三季度业绩报告,截至第三季度,公司收益5897万港元,同比减少68.81%;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5339万港元,上年同期亏损5387万港元;每股亏损约为3.25港元。公告显示,收益减少是因为预付卡及互联网支付业务、高端权益业务以及商户收单业务的收益大幅减少。预付卡及互联网支付业务、高端权益业务以及商户收单业务的收益减少主要由于在2019年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下,市民减少外出次数导致交易量大幅下降所致。

  观察易联众已有的支付相关业务,易联众参股了百川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福建省星民智联科技有限公司、易联众易维科技有限公司等。其中,百川通提供一系列支付相关产品(支付设施技术);星民易付为多卡融合公共服务平台、易维则提供医保聚合支付以及相关解决方案。

  易联众入主后,两者之间的联动是否加强? 易联众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14年与中国支付通子公司设立了控股子公司厦门市民生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在部分项目上有合作,除此之外,目前没有其他业务合作。

  记者注意到,易联众自身的支付服务,均围绕在医疗、医保支付场景,那么目前这一场景的支付以及聚合支付发展空间如何? 支付产业网创始人刘刚向记者表示,目前医疗领域的支付场景基本被两大支付巨头垄断,渗透率也较高,中小支付机构已经很难有实质性的突破。医疗、医保对于支付稳定性要求很高,这是中小机构的弱势,也是拓展时遇到的难点。另外,考虑到便民性的因素,医院通常更容易接受已经成为全民支付工具的支付机构,其他机构只能在信息化和硬件系统上做些补充。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则认为,支付产业链分为收单侧和账户侧,在收单侧确实被巨头占领了大部分市场,而账户侧其实留给其他支付机构较大空间。不过记者也观察到,如今支付巨头也和医保、社保单位进行合作,这样的情况下显然优势更足,那么中小支付机构可以进行差异化服务的内容有哪些?

  对此,黄大智表示,医保支付业务属于To G领域,除了产品自身的性能等因素之外,也考验机构于政府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否紧密。对于中小机构而言,其更接近地方政府,更能理解地方所需要的特色服务有哪些。因此,对于中小支付机构而言,立足于本地特色来做业务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金融业绩萎靡

  不过,易联众目前的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其是否有能力在支付业务进一步发展也有待解答。

  根据易联众2020年三季度报告,易联众的营业收入6.22亿元,同比增长20.6%,但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4018.13万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16.15万元,由盈转亏;基本每股收益-0.0934元,上年同期基本每股收益0.0027元。现金流方面,其自2020年初至第三季度的经营性现金流流出2.19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减少62.28%。

  易联众通过公告表示,盈利下滑的具体原因,包括保险经纪子公司营业成本大幅增加而毛利率较低、联营的人寿子公司的投资收益损失增加等。

  易联众近期公布的2020年业绩公告则显示,公司预计业绩与上一年基本持平,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在上年1050万元的-16.24%~18.98%范围内变动。

  具体看易联众的金融业务部分,根据其官网介绍,公司的四大主营业务中也包括了“产业金融”一项。公开信息也显示,自2015年起,易联众先后设立了多个金融子公司,业务范围涵盖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保险经纪、人寿保险等。具体涉及的公司包括:厦门易联众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众金控”)、厦门易联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已出售)、厦门易联众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已出售)、易康吉保险经纪有限责任公司、海保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

  根据易联众2020年半年报,上半年易联众金控营业收入0元,净利润及营业利润均为7.5万元;融资租赁公司营收367.83万元,营业利润305.77万元,净利润301.88万元;保险经纪以及参股人寿保险的盈利能力也都堪忧,均出现亏损。

  记者还注意到,中国支付通旗下,除了支付业务之外,还拥有一互联网小贷牌照——重庆市众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网小贷”)。此前,在厦门易联众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介绍详情中,将中国支付通及其旗下的小贷公司众网小额贷款作为公司旗下金融牌照之一。

  然而,根据2020年3月中国支付通的公告,其拟向关联方Geerong(HK)及独立第三方橡树湾国际分别出售众网小贷35%及40%股权。股权总计占众网小贷总发行股的75%,合计总值2.25亿港元。中国支付通最新的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该出售事宜已于2020年9月完成,因此公司的互联网小贷业务终止。

  事实上,金融业务乃张曦入主易联众后开始发展,然而经过几年的时间,金融板块却始终未有起色。如今,商业保理、融资租赁转让后,其金融版图减小,是否公司对于金融业务的发展战略也有所调整? 变相获得中国支付通这一支付牌照后,公司又会有什么新动作?对此,易联众尚未回应。

扫一扫,立即添加客户经理
咨询征信修复相关问题,早日上岸

相关文章

扫描二维码